本文仅自己可见

5月7日,呱呱坠地

5月6日晚9点半,老婆感受到了20分钟一次的规律宫。老婆说:“现在频率还不是很高,我们再家里多睡一会,去了医院就我一个人了。” (疫情期间家人不能陪产)第一觉大约睡到11点半,被疼醒。第二觉大约睡到1点多,之后迷迷糊糊的睡到2点多。从这以后疼痛频率越来越高已经只能闭目养神了。我一直在记录着宫缩的间隔,这时候大约是15分钟一次,每次疼1分钟。我又问了一次要不要去医院,老婆依旧说再等等,不想一个人在医院躺着,在医院躺着也没家里舒服。觉得老婆能把自己当作依赖和安慰,心里很暖,想着以后要撑起这个家。

5月7日凌晨3点半,宫缩已经缩短到12分钟一次,打了个车,终于往医院赶,上车的时候快到4点了。路上宫缩了2次。

到医院挂了急诊,开始做胎心监护,诊室里还有一个孕妇在做检查,我被赶到了外面等着。在外面听到老婆叫我,我把门开了个缝,看她疼得已经满脸的泪。之后开单子缴费,等急诊B超来人的时候我签了一大堆的单子,这个时候宫缩已经5分钟一次了,老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每次宫缩我就要过去抱着她,等宫缩结束了再赶紧继续签单子。终于熬到了B超大夫来,进B超室前刚好遇到一次宫缩,我半扶半报的安慰她,泪水从脸上掉到我手里的B超单子上,很快就湿了一半。

终于做完B超办完住院手续,护士让我租一个轮椅,然后老婆就被推到了病房楼,看着她从长长的走廊被推走,那么的弱小和无助。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心跳一直在120以上。一是老婆非常怕疼,也不知道她在里面疼成什么样子,二是也不知道娃娃到底什么时候出生,三是从病房楼经过大走廊不断的有大夫护士或者护工手里拎着单子往外走,叫着某某的家属在吗。真的是额外增加紧张感。

先说重点吧,其余的慢慢补

5月24日,盯着她的眼睛呼唤“可可”的时候,闺女冲着我笑了,弯弯的眼睛,上翘的嘴角,那笑容真是可以融化一切。

5月25日(今天),老婆现在的情绪很低落,对别人的关心很排斥,是我照顾的不好,在她最需要爱的时候没有给她足够的关爱。目前看来是产后抑郁,但其实结婚前和结婚后我们也闹过几次,内容也是我对她的关爱不够。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老婆这样的状态什么时候能过去,如果不是产后抑郁,那可能就过不去了。再加上婆媳关系,照顾孩子,目前形势实在不容乐观

我一直在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好好哄着照顾着她,这样才能帮她早点走出来。可是今天老婆的话,让我感到了一点绝望。想到闺女要跟着受这份苦,心里特别的难受,想到自己一直想好好守护的家可能就没了

老婆今天的话让我意识到,老婆心情反复的主要原因是她的爸妈不能过来照顾孩子,只能让婆婆来照顾孩子。在她心里觉得自己会亏欠婆婆,让她觉得低人一等,于是现在非要自己一个人带孩子也就能说的通了,这样谁都不亏欠





留言: